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州瑜伽培训学校(泰晟瑜伽研究院)

 
 
 

日志

 
 
关于我

郑州瑜伽培训学校(泰晟瑜伽总部),专业瑜伽培训机构,常年开展瑜伽教练认证培训,阿斯汤伽瑜伽、流瑜伽、产后修复瑜伽、艾杨格瑜伽培训等,同时开展高端瑜伽养生、瑜伽私教课等。

网易考拉推荐

披头士乐队 和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Maharishi Mahesh Yogi  

2012-08-18 10:20:11|  分类: 瑜伽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披头士乐队 和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Maharishi Mahesh Yogi

 
India, India, take me to your heart
Reveal your ancient mysteries to me
I'm searching for an answer, but somewhere deep inside
I know I'll never find it here - it's already in my mind
  
India, India, listen to my plea
Sit here at your feet so please don't leave
I'm waiting by the river but somewhere in my mind
I left my heart in England with the girl I left behind
 
I've got to follow my heart wherever it takes me
I've got to follow my heart wherever it calls to me
I've got to follow my heart and my heart is going home
  
India, India, listen to my plea、
I sit here at your feet so patiently
I'm waiting by the river but somewhere in my mind
I left my heart in England with the girl I left behind
  
印度,印度,领我进入你的心田
掀开你古老的神秘
我在寻觅一个谜底
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在这里找到,
它将出现在我的意识深渊
  
印度,印度,请聆听我的祈盼
我独坐在你的脚边,请你不要离开
我坐在河边等待,但是在我的意识深处,
我已将心留给了那个在英国的女孩。
  
我要随心遨翔
我要随心召唤
我要随心返航
  
印度,印度,请聆听我的祈盼
我独坐在你的脚边,静谧无言
我坐在河边等待,但是在我的意识深处,
我已将心留给了那个在英国的女孩。
  

这是一首从来没有发表的约翰·列侬的歌,是约翰·列侬1968年在瑞诗凯诗时写下的,曾收集在“约翰·列侬和大野良子”这个专辑里,。当时约翰·列侬与他的乐队来到瑞诗凯诗静修,深深思念远方的情人。我也只是在披头士乐队的记事中读到。走遍瑞诗凯诗集市,却没有找到任何披头士乐队的痕迹,似乎他们对于瑞诗凯诗是不存在的。只有提到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才有人淡淡地答允:他是个著名的高僧。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将披头士乐队和瑞诗凯诗连在一起。他曾是披头士乐队一段时期的精神导师,在全世界设立了很多静修中心。在瑞诗凯诗的静修中心则是他最著名的“王国”。

 

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是一个实力、权力极强的高僧,也是超经验冥想组织的创始者。60年代他在西方宣扬超经验冥想,披头士乐队的乔治哈里森拜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为精神导師,随后美国著名演员米亚费罗(伍迪艾伦前妻)也成为他的弟子。1967 年,披头士乐队经纪人爱浦斯坦长期过量服用毒品类药物去世。在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的精神疏导下,披头士乐队平静地对待爱浦斯坦的死,决定在没有经纪人的情况下自己照料他们的商业事务。1968年,他们跟随他到瑞诗凯诗静修中心,由此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及超经验冥想组织闻名全世界,600万人把他视为精神领袖。今天,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的静修中心早已不复存在,但后嬉皮主义者还是寻觅至此,追忆已逝去的梦想年代。

 

带着好奇,我也想亲临披头士的静修中心,只是问过几个人,没人知道在哪里。

 

早上瑜珈课后,我拿起相机,到山上游荡。沿山路走了一段后,随意拐到山坡里,在杂树丛中穿来穿去。忽然,丛林中,一扇生锈的大铁门出现在眼前,两边是已颓败的石墙。一条大道延伸,消失在尽头。大道两边是林林总总的建筑。这是一片极具气派的废墟。恍惚间,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身处何地。满腹狐疑,踏着废石丛木向前摸,走了很久,听见水声,寻声望去,恒河从树丛枝隙中显出。又走了一段,身后传来说话的声音。一个坡形椭圆的大厅里,两个西方男子在讨论着。

 “这是什么地方?”我走近问,

“当年披头士乐队冥想的大厅。”

 

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有130多个静修中心。我们所在地是他的“王国之都”。1968年,披头士乐队来到这里修心洗练,同时逃避乐队在西方赢得的重重声名和追捧。也正是这次旅行,导致了后来披头士乐队在白色专辑里的实验意图,再后来的长远后果则是乐队的最终解散。

 

中心占地上万平方米,有100多个石子堆起的堡垒做客房,还有两大列四层水泥宿舍楼,两个冥想大厅,另外还有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本人的官邸。整个中心面向恒河,背靠青山,一条溪流从中穿过,一条大道贯穿全园。大理石地面,落地玻璃,马赛克水塔,所有都体现出当年的摩登与繁荣。一阶一阶的长满青苔杂草的石台可以联想当年水涟波波的美景。中心内古树丛丛,建筑群错落有致。来自世界各地的追随者会集于此。据说,披头士乐队当年留在此地冥想修练,留连忘返。后来只是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对大野良子图谋不轨,致使列侬盛怒之下,带队离去,并和他的精神领袖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分手。约翰·列侬收录在他1970年的专辑《塑料洋子乐队》(Plastic Ono Band)之中的歌曲《上帝》就作于这之后。随着一曲简单的钢琴伴奏,谜团般的陈白唱出一系列否定信条:“上帝是一个我们藉以度量自身痛苦的概念”,不再相信的事物的名字也一并从约翰·列侬的唇间滑出:幻术,易经,圣经,意式纸牌,希特勒,耶稣,肯尼迪,披头士,最终一句“我只相信我自己/大野(Yoko)和我自己/这就是现实……”结束全曲。披头士乐队与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和瑞诗凯诗的情缘自此而尽。

 

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后来也被迫弃园而逃。因为政府追查重税。不过也有人说这更多是政治原因,因为他过于强大了。总之,一代盛世只剩下残壁、纸屑。在一栋楼的房间里,我发现满地散落着当年的记录:冥想课的考卷,一段残缺的图片底片,镜前仿佛是位受礼白人;还有一张绘有中心未来蓝图的名信片,如此的雄心勃发,也难怪政府要稽查了。

 

90年代,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继续推出“Maharishi效应”理论。提出在一群指定的人口中,若有百分之一的人练习超经验冥想,天下就会善多恶少。2002年, “9·11”后美国的第一个独立日时,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声明他可以用爱来制止世界恐怖主义。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说如果有10亿美元,他就能够训练出4万名专业的沉思者,这些沉思者能产生足够的影响来拯救整个世界。看到这条消息,我不禁黯然,似披头士乐队蒙羞一般。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